pk10牛牛500期走势图
日期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從白居易詩文解讀關注民生的導向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23日    來源: 浙江省民政廳
 

 

白居易(772年-846年),是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唐代三大詩人之一。他撰寫了大量膾炙人口的詩歌,其中的不少詩歌以強烈的現實意義和藝術感染力,反映民間疾苦,諷諭權貴腐敗,揭露社會弊端,期盼老百姓安居樂業。筆者從白居易詩文中,選讀部分詩篇的內容,反映當時社會底層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沒有人身安全感的悲慘生活,以此從詩人對勞苦人民的深切同情和為民造福的仁者情懷中,期盼關注民生的導向。

不能“歲晏無口食”:窮人必須有飯吃

白居易生于河南新鄭,從小長在農村,又注重了解民情,對唐朝中后期戰亂之危害,苛捐雜稅與宮市之擾民,各種民間疾苦,都有體會和認識。他在《采地黃者》、《輕肥》、《杜陵叟》等詩文中關注了旱災、凍害對窮人造成的生活困境,反映了底層百姓的心聲,從中可以看到中唐以后當時整個社會經濟的脆弱。

《采地黃者》是白居易于公元813年創作的,當時詩人因母親去世,丁憂退居下邽金氏村(今陜西渭南市)。詩人在下邽渭村見到農民遭到春旱秋霜之災后,入冬就斷了口糧,而富貴人家卻用糧食喂馬,為此深有感觸,于是以采地黃者的遭遇為題材,寫下了這首同情貧民疾苦的詩歌。“麥死春不雨,禾損秋早霜。” 詩的開頭描述辛苦勞作的農民又遇到了春旱和秋凍,造成“歲晏無口食,田中采地黃。”地黃是一種草藥,有活血滋補作用。詩歌中的主人公到田中采摘地黃,希望以此換取一點糧食度日。然而,地黃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采集的,“凌晨荷鋤去,薄暮不盈筐”。采地黃者把地黃賣給豪門子弟,詩歌通過主人公的口說出了下面四句撼人心魄的話:“與君啖肥馬,可使照地光;愿易馬殘粟,救此苦饑腸!”從詩文中可以看出當時窮人想用地黃換取一點馬吃剩下的飼料,以此充塞那苦于饑餓的腸胃,更加說明了人不如馬這一事實。

《輕肥》是白居易創作的組詩《秦中吟十首》中的第七首。此詩著重暴露那些為皇帝所寵信的宦官“驕”、“奢”,“食山珍,飽海味”,與當時江南大旱造成的大饑荒形成強烈的對比。詩的最后兩句是一種悲痛的場景:“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詩人寫出了江南大地上的一幕人間慘劇,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唐憲宗元和三年(808年)冬天到第二年春天,江南廣大地區和長安周圍遭受嚴重旱災,民間十分疾苦。在此期間,詩人寫了一首同情農民生活困苦的《杜陵叟》。“杜陵叟”是當地農民典型的概括,詩文中寫到:“杜陵叟,杜陵居,歲種薄田一頃余。三月無雨旱風起,麥苗不秀多黃死。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長吏明知不申破,急斂暴征求考課。典桑賣地納官租,明年衣食將何如?剝我身上帛,奪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鉤爪鋸牙食人肉?

”。詩人激烈地為人民鳴不平,表現了敢于為民呼聲的勇氣。

 “民以食為天”,民生工作首要的是必須關注各類困難群體的吃飯問題,給予他們及時救助,確保他們“不挨餓”。

不應“布絮不蔽身”:穿衣必須能保暖

唐代中后期,內有藩鎮割據,外有吐蕃入侵,戰火不斷,賦稅繁多,農民負擔加重,生活疾苦。白居易在《村居苦寒》、《賣炭翁》等詩文中都描寫了底層百姓“穿不暖”的艱苦生活,在《新制布裘》表現了慨然以救濟天下寒人為己任的理想追求。

《村居苦寒》這首詩寫酷寒季節農民生活的艱辛,與自己的溫飽相對照,表達了對勞動人民的深深同情,也反映了自己作為一個基層官吏享受俸祿的慚愧不安之情。全首詩文是:“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紛紛。竹柏皆凍死,況彼無衣民。回觀村閭間,十室八九貧。北風利如劍,布絮不蔽身。唯燒蒿棘火,愁坐夜待晨。乃知大寒歲,農者尤苦辛。顧我當此日,草堂深掩門。褐裘覆絁被,坐臥有余溫。幸免饑凍苦,又無壟畝勤。念彼深可愧,自問是何人。

《賣炭翁》是白居易創作的《新樂府》組詩中的一篇。此詩以個別事例來表現普遍狀況,描寫了一個燒木炭老人謀生的困苦生活和被生活壓迫產生的反常內心活動:“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通過賣炭翁的遭遇,諷刺了當時腐敗的社會現實,表達了作者對下層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有很強的社會典型意義。

《新制布裘》是白居易創作的一首言志詩,此詩慨然以救濟天下寒人為己任:“丈夫貴兼濟,豈獨善一身。安得萬里裘,蓋裹周四垠。穩暖皆如我,天下無寒人。”

表現了詩人推己及人、愛民“如我”的人道主義精神,以及封建社會開明官吏樂施“仁政”、惠及百姓的進步思想。

溫飽是關系到困難群眾維持基本生活需求,“有衣穿”與“有飯吃”一樣,民生無小事,任何時候都要關心幫助窮苦百姓,幫助他們解決現實中遇到的難題。

不該“家田輸稅盡”:耕者必須有其田

耕地是農業最基本的生產資料,“耕者有其田”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白居易在《觀刈麥》中提到唐朝中后期由于賦稅的繁重,使貧窮的農民失掉田地,造成農民生活苦不堪言。

白居易在《觀刈麥》這首詩中寫到 “復有貧婦人, 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饑腸。”詩中的一位貧苦婦女,因為繳租納稅,家里的田地都已賣光,只好拾些麥穗充填饑腸。詩人還由農民生活的痛苦聯想到自己生活的舒適,感到慚愧:“今我何功德,曾不事農桑。吏祿三百石,歲晏有余糧。念此私自愧,盡日不能忘。”反映了一位年齡35歲縣尉了解民情、關心民生的思想覺悟,并對照自己,感到食有俸祿、生活無憂,心有不安。

不能“千里稻苗死”:農耕必須保供水

當時的唐朝,經歷安史之亂后元氣大傷,統治階級荒于政,剝削百姓,勞苦大眾生活。白居易曾作五言古詩《雜興三首》,在第二首中,講述了越王引水入宮以供享樂,不顧念民間遭受旱災之苦一事,以此諷喻時政:已經滅亡的越國是這樣,而江河日下的唐王朝也一樣。這首詩中開頭四聯:“越國政初荒,越天旱不已。風日燥水田,水涸塵飛起。國中新下令,官渠禁流水。流水不入田,壅入王宮里。”詩文接著指出,王宮之中并無民生所需的水田,而是 “馀波養魚鳥,倒影浮樓雉”,用來宮內當權者們的身心享受了。如此結果是造成巨大的災害,“不念閶門外,千里稻苗死”,看似天災的事情,因為掌權者的荒政享樂,最終演變成為人禍。

白居易認識到水利建設的重要性,在《自蜀江至洞庭湖口有感而作》中留下了“水流天地內,如身有血脈”的詩句,以人身血脈來比喻地上之流水,說明治理水患、暢通供水的重要意義。詩人治水以利民生的詩句并不是空談,他在杭州任內疏浚西湖,修堤蓄水、加筑堤防,疏浚六井,解決了杭州居民的灌溉和飲水問題。在《別州民》一首詩中,詩寫杭州父老攔路送別白居易離開任職多年的杭州去洛陽時,詩人也寫下了“稅重多貧戶,農饑足旱田。唯留一湖水,與汝救兇年。”體現了白居易關心水利、但心有余但力不足的無奈心情。

不會“暴卒來入門”:人身必須有安全

國泰民安,路不拾遺,人民安居樂業,這樣的社會才是理想的社會。白居易在《宿紫閣山北村》詩中通過對自己借宿經歷的回憶,生動地揭露了中唐時期宦官執掌的神策軍欺壓百姓、為所欲為的丑惡行徑。

作《宿紫閣山北村》這首詩的時候是白居易于長安任左拾遺,當時詩人清晨去游覽紫閣峰,傍晚投宿在山下農村。村老見了我,十分欣喜,為我設宴,打開了酒樽。“舉杯未及飲,暴卒來入門。紫衣挾刀斧,草草十余人。奪我席上酒,掣我盤中飧。主人退后立,斂手反如賓。中庭有奇樹,種來三十春。主人惜不得,持斧斷其根。口稱采造家,身屬神策軍。”

可見當時朝綱混亂,宦官擅權的問題非常嚴重,他們氣焰囂張,到處擾民掠物,百姓敢怒不敢言。老百姓的財物光天化日被搶奪,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護。

 

 

版權所有: 金華市民政局 浙ICP備12024106號 網站標識碼:3307000019 公安備案號:33071802100398 站點地圖

技術支持:金華同創科技有限公司 建議使用IE6及以上版本瀏覽器 紀檢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pk10牛牛500期走势图 北京pk十赛车免费计划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7070彩票苹果下载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时时全天计划 95期稳赚包平特一肖 pk10手机智能计划软件 哪些平台适合刷水套利 倍投方案稳赚 彩票玩法介绍